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一粟

真诚待人

 
 
 

日志

 
 

【转载】谈果光法师的书画艺术  

2012-06-16 22:32:17|  分类: 刘星老师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望山楼主《谈果光法师的书画艺术》
 

法华在手,气韵流行

——谈果光法师的书画艺术

 

刘  星

 

 时在壬辰初春之日,余随缘携家眷游徐州兴化禅寺,得识住持果光法师。俾生虽无迦叶智悟之资,但能与佛门高僧相遇,亦算是此生与佛有缘矣!

 第一印象之果光法师,眉宇颖华,相貌堂堂,伏身藏经楼龛座,澹泊然如入禅定之境;言语慢条斯理、无故作高深之态,然智性禅光之华已宛然在目前矣。余见其藏经楼经卷磊磊,翰墨环香,便有兴示其某报刊所载余之书法以抛契相谈,果然,佛纵然是佛,众生纵然是众生,但如遇玄赏同契、兴智相投之时,则佛众之心性亦本无二致矣。

    果光俗龄十六岁时得于陕西耀县香山寺出家礼佛,后云游至徐州兴化禅寺,云龙山佛光龙象之感召,使果光一住便是二十余年至今。期间或师徒心授,或涵咏佛经,或云游悟对,佛禅之微妙法门、涅槃玄心,如今已超然能在“空”与“虚妄”二字中了了啦。从佛理讲,“空”固然不可说,故宋·释普济在其《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中说佛之法门在“不立文字”,这与先秦儒家所说的“夫言不尽意,圣人立象以尽意”的意思实在是相近的。盖言能成立之基础是通识,是定义,是建立在现实实有基础上的表达方式,其属性当然是实“有”;那么,怎么能通过这“实有”性来言说佛之“空”性呢?在这一点上,“言”显然是难以“尽意”的,故佛说“不立文字”。但儒典又说“立象以尽意”。余以为,言有定义,故其有局限性;而象只是一种视觉和想象经验,故其言说局限性较小。果光大概是看到了“言”、“象”在言说功能上的这个差别,故到了不惑之年,他几乎把佛事之外的一切时间都用在了行“象”之思维与言说之书法与绘画上去了。

 果光的字,楷书类晋人,又有魏碑和唐人经卷书法的影响。如其所书对联“远离一切放逸行,当发无上菩提心”中的“远”字、“逸”字、“提”字、“心”字,就颇见钟繇楷书和张黑女墓志铭点画形态及行笔特点的影响,其气质浑厚内敛,行笔略带波折势,反映出魏晋人楷书典型的特点。书《宋人清珙闲咏诗》中堂,其中的“逢”字、“尽”字、“途”字、“安”字、“休”字亦是特尽张黑女墓志铭结体及笔法之特点;“更”字和“无”字,除了具备张黑女楷书的特点外,还兼备有敦煌经卷书法的一些特征。比如“更”字最后一笔的刀撇一点儿也不像晋唐楷书一般的刀撇状,而是折笔直出,果断收笔,结果,这样的点画形象便有了出人意表的美。“无”字的上一点与接下来三个横画的启承转合,盼顾有情有态,节奏悠闲自然。所作行书最佳者有对联“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以及《李白送友人诗》条幅,其行笔之劲爽,点画之伶俐,既合乎宋克行草书的某些特点,也明显有明人祝枝山行草书的某些影响。近日,余于兴化禅寺再次造访果光法师,见其案头陈放着唐人孙过庭《书谱》的影印字帖和旁边堆放如山的临池稿纸,余便知其对《书谱》又加深研究了,这不由得使我心生一股敬佩之情!唐·皎然僧在其《石语花愁》诗中写道:“云林出空鸟未归,松风时吹雨浴衣。石语花愁徒自诧,吾心见境尽为非。逸民对云效高致,禅子逢云增道义。白云遇物无偏颇,自是人心见同异。”同样是一个云飘雾散,逸民与禅子在解读与悟对时,一个是“效高致”,一个则是“增道义”,其境界之差异简直是天地之别的。我认为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在对书法的理解上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有的人是为了悟道而游于艺,有的人则是为了展示其技巧而游于艺。我曾跟果光交流过心得,果光说,他游艺于书法,更多的是为了修心,为了养性,为了了悟那玄冥之境的象外之旨。故他写书法时从来不揪心于一点一画的得失,而只是追求心性与空境所升腾的那种气韵的生动。看果光的字,我认为他做到了他所想所要的。

在书法之外,果光还游艺于山水画。其所作山水,多是他云游于山水间的心得,或云林古塔袅袅钟磬之音,或万壑松风清水流泉之响,或空谷幽寂众鸟飞过之静,他都能兴其天赋,赋以性情,任凭感觉勾勒皴擦成一幅幅山水图画。我上面说过,果光之于艺术,更多的是为了修心养性,为了那空相之外的玄赏之境。尽管如此说,但“技近乎道”,欲体悟道之存在,一般人还是要藉由一定的技术支撑的。为此,果光在传统山水画上是下过一定功夫的。余从他众多的画中可以看出,他曾对明清文人山水画之传统下过很深的临池功夫的。如《天江一色》一画中画山用的披麻皴,以及树的画法,明显是受了元四家及清初四王的影响。《云不碍塔》一画笔墨之浑厚,积墨、泼墨技法之熟练运用,似乎又得髨残上人之启发。《江边人家》、《迷时师渡》图,又好像是在学黄宾虹。但不管怎么取法,果光在他的画中总能让各种各样的启发运用得浑然一体、了若天成,从而,在这一体天成中他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面貌。黄宾虹论画说:中国画要“一看气息,再看笔墨。”说如果气息不高,甚至昏庸低俗,那么纵然笔墨技巧再熟练也是无功的。看果光的画,我感觉它的气息首先是清雅的,境界是洁净的。所以,果光虽不是什么专业书画家,但其书画所以能深得识者之珍爱,甚或被奉为收藏佳品,恐怕其价值也就在这里。

和尚因画画写字而名垂青史者不在少数,像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宗炳、释僧珍、释僧觉,唐代的怀素,清初的石溪、石涛、渐江、虚谷,以及近代的弘一法师等,都为中国美术史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和尚参与中国书画活动,是中国艺术精神形成过程中的一件大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这在学术界是有共识的。余认为尤其在现在这个时代,世态纷嚣,人心火燎,若能多一些像果光这样的和尚参与书画并以之洗涤人们的灵魂,那该是众生多美的福分啊……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