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一粟

真诚待人

 
 
 

日志

 
 

书画所能带给人的幸福  

2012-03-28 19:51:13|  分类: 刘星老师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画所能带给人的幸福

刘 星

 

书画所能带给人的幸福 - 沧海一粟 - 恒河沙刘星,笔名甫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陕西省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委员、陕西国画院特聘画师。擅长国画山水、花鸟、书法、篆刻与理论研究。出版的专著有《传统艺术精神的守护与超越》《论中国画的艺术精神》,在《文艺研究》、《美术》、《美术观察》、《国画家》等专业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及评论近百篇。作品经常参加全国、省级专业书画展及国际交流展等。作品被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烟台美术馆、陕西省图书馆等单位收藏。

 

      中国有钱了,目前中国大多数人已经享受到洋房、汽车等差不多同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同等的物质生活水平;但是,我们是否和西方发达国家的人一样拥有到同等水平的幸福?我看,不一定吧!最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国社会都在关注什么是“幸福”,《艺术镜报》编辑李沫同志也特地打电话来约我写一篇关于“书画所能给予人们的幸福”的文章,只因前段时间工作太忙,没能如她的愿为《艺术镜报》完成这样的一篇文章,现在稍微清闲了些,便又想起什么是“幸福”、是不是有了钱就有了幸福、是不是有了富裕的物质生活水平就有了幸福等等这些问题来了。

      首先,我认为“幸福”是指一个人的精神满意程度,它是一个人的个人感受问题;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幸福”不可衡量,不可揣摩,当心理问题因主观性而不可衡量时,我们可以将问题转化为从可能影响幸福心理形成的众多客观因素来进行把握,比如说民主、自由、法律公正、婚姻状况、儿女的状况、物质与精神享受的水平,等等。目前,在法律公正和民主自由方面,我们国家正在一步一步地完善和改变;我们在个人自由方面获得的感受,也是任何时代都不可比拟的;在住房、汽车和其它物质生活方面,我们已经赶上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那么,我们所缺的是什么呢?我认为是艺术生活!

     在西方发达国家,任何一个小小的城市,我们不仅可以发现他们拥有多家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美术馆,而且,每个博物馆每天都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排很长的队买票进博物馆参观。但是,在我们国家,美术馆基本上只能在省会一级的大都市才能发现,而且,大多数省会城市也只有一家美术馆;除了北京中国美术馆每天还能看到有人排队买票进馆参观外,在我国其它地方的美术馆,平时则很少有人光顾。在中国美术圈有这么一句话:“开幕式也就是闭幕式,除了开幕式还能来一些被邀请来的人外,其它时间展览基本上是没人看。”根据我在西安感受到的情况看,这一情况基本上属于事实。有人说,这可能是由于展览门票太贵,所以没有人来看。其实这个说法是不对的!在美国,进艺术馆基本上都要买票。去年12月,我在旧金山参观迪扬美术馆,票价是每张20美金,换算成人民币,基本上在130块钱左右。而我们国家美术馆的收费,一般票价也只有人民币20块钱左右。当时迪扬美术馆展览着印象派、后印象派以及风格主义等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各大绘画流派的主要代表画家的数百幅绘画精品,对于几十年来只能在美术史书和画册中见到的西方大师们的作品,现在就尽在眼前,我是多么渴望赶快能进到美术馆参观啊!可是由于我们是公务出国,我们团的个人是不能随便单独行动的,为了我能去参观,我在车上使尽伎俩鼓动大家一起去参观;可是,不管我怎么鼓动和宣传,他们对什么梵高啊、塞尚啊、印象派啊一点儿也没有兴趣,却一个腔调地说要逛商场。啊,无奈呀!多少天来他们宁愿不厌其烦地天天去逛商场,也不愿意抽出一点时间去参观世界这样一流的美术馆,你说我能怎么办?按理说,我们这个团的成员百分八十是大学教授,其余都是大学各学院的主要领导,文化层次不能说不高,可是,在艺术修养方面、在对艺术的兴趣上,他们简直令我失望。最后,在我一再请求下,只有三个人愿意和我一块去参观印象派画展。这使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或许他们在逛商场的过程中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而我呢,兴趣不在逛商场,而在看艺术品,逛美术馆就成了我最大的幸福。这说明“幸福”是建立在每个人之人生观和价值理想基础上的一种心理感受,人生观不同,价值观不同,每个人的心理需求不同,他们所持的幸福诉求也就不同。但是,同样是幸福感受,它们究竟有无高低之分呢?我认为是有的。九百三十九年前,有人问过欧阳修几乎同样的问题。于是欧阳修在其《六一居士传》一文中这样回答:“客曰:‘其乐如何?’居士曰:‘吾之乐可胜道哉!方其得意于五物也,泰山在前而不见,疾雷破柱而不惊;虽响九奏于洞庭之野,阅大战于涿鹿之原,未足喻其乐且适也……此吾所以志也。’客复笑曰:‘子知轩裳珪组之累其形,而不知五物之累其心乎?’居士曰:‘不然。累于彼者已劳矣,又多忧;累于此者既佚矣,幸无患。吾其何择哉?’于是与客俱起,握手大笑曰:‘置之,区区不足较也。’……”读罢欧阳文忠公此段文字,我想答案已经非常明白了。具体到本文所谈到的问题,逛商场如同追求轩赏珪组之享受,观赏艺术品如同追求“五物”之乐,欧阳修认为前者“累于彼者已劳矣,又多忧”,而后者“累于此者既佚矣,幸无患”。其实,后者之乐还不仅仅是“佚”和“无患”的问题,它对人类精神之陶冶与净化,更是一种应该得到重视的价值。换言之,物质享受的幸福是肉体的,即便它也伴随着心理感受,那它也如同男女媾和所得之快感一样,是具体而低级的。而艺术所带给人们的幸福,则是升腾的、遐想式的和罗曼蒂克的,它能带给人精神的释放,和在想象中自我价值的实现。所以说,同样是幸福享受,物质带给人的享受是感官的,是短暂的,是缺乏精神徜徉和自我创造的;而艺术给人的享受则是精神的,是创造性的。物质消费的幸福是一次性的,个体的;而艺术消费的幸福则是长久的,是可以和很多很多人分享的。可见,能够使人的精神得到释放的、可以使人的自我价值得以实现的、并在精神享受的过程中得到新的文化创造的幸福感受,应该是一种高层次的幸福感受;相反的,就是低级的幸福感受。

     中国人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心理。由夏商宗庙文化所塑造的崇古心理,由春秋诸子百家原道思潮所形成的原道心理,以及由魏晋清谈思想所形成的崇尚“文”、“雅”、“逸”的心理,使得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只有在“高古”、“原道”、“雅逸”、“虚灵”、“静谧”和“创新”这些文化元素中才得到高级的精神享受,所以中国人历代都有收藏古玩字画的兴趣;即便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甚至直到现在的历次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的破坏,至今国人收藏古玩字画的热潮仍不见减退。玩古玩者,讲年份,讲包浆;玩字画者,讲笔墨,讲境界。其实“年份”、“包浆”就是一种历史感,就是一种“古意”。“笔墨”者,背后就是由远古的龟筮崇拜和卜契崇拜奠定的文化心理。说到头,还是一种“古意”。可见,中国文化的特性在于“尚古”,而涉及“尚古”的种种文化心理——“高古”、“原道”、“雅逸”、“虚灵”、“静谧”和“创新”,都是引起艺术欣赏幸福感受的文化心理元素。只有抓住了这些,才能抓住艺术及古玩收藏过程中的幸福感。

      但是诸如“高古”、“原道”、“雅逸”、“虚灵”、“静谧”和“创新”这些文化因素,不是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感受到的,它需要能够引起“高古”、“原道”、“雅逸”、“虚灵”、“静谧”和“创新”等文化心理感受的相当高的传统文化修养。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从五四运动到现在,百年来以追求西方科学为宗旨的“新学”,培育了一代又一代通晓西学(主要指科学学问和科学哲学),却无知艺术和自己的传统文化的“中国人”。许多大学教授固然“很有学问”、“很有文化”,却对艺术一窍不通,甚至一个一个都是些“艺盲”;还有很多很多的政府官员,其艺术欣赏水平甚至到了“恶俗”的地步!中国当前的诸多弊病,如贪污、渎职、假冒伪劣成灾,其实只有一个根源——即人们活得精神境界不高!而精神境界不高不能不说与我们的教育长期以来不重视艺术教育有关。一般来说,高雅的艺术品,总是把人们导引向纯真而高尚的精神境界的。而恶俗的艺术,只能把人们带向恶俗。可见,艺术品所能给人们带来的幸福需要背靠一个非常复杂的文化教育系统工程。它不仅仅是创造高雅的艺术品的问题,而且,还存在如何培养能够欣赏高雅的艺术的人的问题。只有这两者同时具备了,那么,甄别艺术的高下就不在话下,艺术所能够给予人们的幸福也就自然而然地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